快捷搜索:  as

北京看房团 威海被“蒙”

  

北京看房团 威海被“蒙”

  由于当天是周日,乳山市政府办公室和宣传部负责人闻讯赶到后首先代表乳山市政府向大家道歉,并表示对此事将进行调查。随后他们帮大家与长途汽车站联系,把大家送到车站后代购了车票。14日凌晨4时,经过13个多小时的跋涉,记者一行回到北京。

  离开“益天花园”,工作人员以轿车底盘低,路不好走为由把大家拉回了售楼处。直到中午12时,既没车接大家去看“望海山庄”,也没人安排午饭,此时距原定的返京时间已不足两个小时。

  一个聊得来的工作人员悄悄告诉记者:“因为你们中有人在吃饭前私下询问了房价,售楼中心的人对你们很警惕。”原来,在晚饭前,同来的刘女士询问了饭馆的服务员,得知“望海山庄”的房价是1860元/平方米,而不是像售楼中心宣称的2050元/平方米。

  在大家的要求下,售楼处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一名姓江(音)的负责人,刘女士要求对方马上派车来接大家与同来的其他人会合返回北京。对方称“没车,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没等刘女士说完就将电话挂掉,并不再接电话。

  组织者赚房款差价牟利购买者:旅游旺季都难出租 升值有限当地政府:已责成该公司整顿

  “到了那里我们才发现是距威海市区90公里的乳山,所看的房子也不是事先说的现房,我们一表示‘不想买’,工作人员就不爱搭理我们了。”王先生说,他发现那里没有直达北京的长途车,距最近的火车站也有40公里,只好假意改变主意要购房,又承诺回京后就签合同,这才顺利回家。

  8月7日,记者来到天桥斜街的售楼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交300元看房费,包去包回,到了威海市区住三星级酒店,管6顿饭,“我们每周最少发一次团,每团都在10人以上”。

  在“望海山庄”和“益天花园”,短短半小时内,记者先后遇到来自天津、石家庄等地的看房客,他们是被不同的售楼公司组织来看房的。

  北京众意达律师事务所的宋彦录主任表示:“异地购房风险很大,一旦发生纠纷,由于路途遥远 ,即使能挽回经济损失,也会耗费大量的精力,因此购房者一定要慎重。”文并摄/记者 秦胜利

  拿回看房费后,大家决定向乳山市政府求助,在打车去乳山市政府的路上,司机称他已经是第4次遇到这样的北京客了。

  曾在河北秦皇岛海滨售楼公司售楼的滕先生介绍,像这样跨地组织看房,他曾在4年前做过,“海景和可升值是最大的卖点”。

  据滕先生分析,如果每人收300元的看房费,一车按40人计算,共收1.2万元。“这些钱基本保证了在乳山的开销。组织看房本身不赚不赔,但只要卖出一套80平方米的两居室,按每平方米他们加价200元算,就可以赚1.6万元。像这样组团看房,每个团最少能有2到3人签约。即使以后购房者反悔,售楼公司也会扣数千至一万元的违约金,所以售楼公司乐此不疲。”

  但记者等人一直等到上午9时30分都没有车,在工作人员多方联系下,10时许一辆小轿车赶来拉着大家到海边转了几分钟就匆匆赶到了“益天花园”。

  读者王先生告诉记者,7月中旬,他在宣武区天桥斜街看到了“威海银滩海景房售楼中心”的招牌,被售楼小姐请进屋后,对方热情地介绍银滩的美景和低廉的房价,并表示那里的海景房用不了两年就可以升值数倍。

  8月12日早上6时30分,记者交了看房费,在没有签任何协议的情况下从售楼中心出发。在车上,记者了解到,全车38位看房者是从在京的6家售楼中心接来的。当晚8时40分,大巴抵达了乳山市,比原来说好的车程多了5个小时。

  此时,大家表示打算报警,很快一名年轻女子出面,提出退还每人交的300元,但不再提供任何服务,并拒绝回答记者等人的任何问题。

  13日下午,大家被赶出售楼处后,记者曾再次回到“益天花园”,开发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真要乳山的房,最好自己来,否则记者跟团的售楼公司肯定要涨房价。

  在京被“威海”海景房吸引交看房费后被拉到乳山行程“缩水”小区尚在建设价格被虚抬

  8月13日上午,记者在售楼处对面的早点摊巧遇了家住北京市的退休干部郭先生。他在2004年花17万多元在乳山银滩附近购买了一套两居室。“乳山市是威海市管辖的县级市,不像青岛等地夏季有很多度假的人,所以到现在也没租出去。”他说。

  大家发现,这里的房子还没盖好,大部分要在明年才能完工,并不是售楼中心当初承诺的现房。记者和刘女士询问了几套当初售楼中心竭力推荐的房子,开发商的工作人员均称早就卖出去了。

  宣武工商分局的工作人员表示,进行经营活动要在当地登记注册,利用其他注册地的营业执照经营属异地经营,是违法行为。

  按售楼中心的说法,“益天花园”的房价每平方米5500元,但记者却从开发商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这些期房开盘后房价每平方米在3500元左右。

  记者询问为什么实际行程与当初承诺的差那么大,对方却反问:“看房费不是已经退给你了吗?再说我们与你签协议了吗?你拿出来!”

  到售楼处后,记者等人发现,同来的工作人员的态度大变,甚至说:“这是在乳山,跟我们捣乱没好。”

  8月14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天桥斜街的售楼中心,要求看对方的营业执照。负责人称注册地在海淀区,但记者在角落的一个镜框内发现了一个房地产经纪公司的营业执照,上面标明注册地址在崇文区。

  面对大家的疑问,工作人员均不说线人被单独带到了一家洗浴中心。记者等人当即提出异议,对方却称旅游旺季租不到酒店。晚上11时,记者等人被带到当地的售楼处睡了一宿。

  8月13日,按原计划应在早6时30分出发,到市内景点看看后再去“望海山庄”和“益天花园”看房。

  那么,这些售楼者组织的看房团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为什么要骗看房者?房价到底有没有“猫腻”?记者日前对此展开暗访。

  “购买山东威海市区的海景房,旅游旺季每天出租可以赚200元至400元。”本月初,多名读者向本报反映,他们在京听信一些售楼中心的宣传后,交钱去看房,结果被拉到了距威海市区90公里的乳山市,不但先前承诺的行程安排无法实现,售楼中心还在房屋报价上有“猫腻”。

  滕先生介绍说,进京卖海景房早在5年就开始了,“乳山早在两年前就在太原、石家庄卖过海景房,进京销售是今年3月后才开始的”。

  今天上午,记者从乳山市政府了解到,经调查,该公司确在该市注册,他们已责成对方整顿销售员队伍、规范销售行为。

  他还带记者到银滩附近几个小区看了看,记者发现约有70%左右的房子都空着。郭先生说,这些房子早就卖出去了,房主买了房都在等升值,可从2004年到现在,每平方米也就涨了300-500元,与期望值相去甚远。

  “他们还说买后可以出租,旅游旺季每天就可以租200元至400元。”王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售楼方承诺无论是否成交,他们都包吃包住包交通,他在交了840元看房费后于7月29日与老伴前往山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